全站搜索:
以“创业精神+工匠精神”为引擎 推动我省“老字号”企业升级的建议(民盟河北省委提交省政协十一届五次全会集体提案)
2017-02-20 11:11:21  
 以“创业精神+工匠精神”为引擎  
推动我省“老字号”企业升级的建议
                                                       民盟河北省委
        据统计,全球存活超过100年的企业大多集中在欧美日等区域或国家,而且这些“老字号”企业大多数在行业中处于全球的卓越地位,众多已进入世界500强;有悠久历史的我国,“老字号”缺占全球总量的不足20%,至今也鲜有进入世界500强的。差距之大,值得我们深思。当然,各国经济制度不同、经济发展史有异,不过,一个共同的事实是:长期以来,各国都从政府层面,通过因地制宜、因时而变的宏观经济政策来影响微观“老字号”企业的运行和作为。这说明,无论是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体制,还是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体制,均为政府提供了“有所作为”的施政空间,其中“创业精神+工匠精神”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能,这也是当前一段时期我省各级政府积极作为的重要切入点。
    一、“老字号”在我省地方经济社会中的重要性
           “老字号”是我国商业文明、冀商文化的鲜活载体。“老字号”没有理由过时和老化,相反更应该带动传统产业进行升级,引导顾客进行消费升级,这对落实国家和省“十三五规划”,以及“省第九次党代会”精神,建设经济强省、美丽河北大有裨益。改革开放以来,我省的一些“老字号”取得了喜人的业绩。个别“老字号”在我国的一些行业中处于龙头地位。“中铁山桥” 已经是我国生产桥梁钢结构、铁路道岔、大型机械产品历史最久、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装备制造企业之一。同样,“耀华”是我国玻璃工业的摇篮,尽管近期举步维艰;“华药”是我国抗生素药类的领军者。一些“老字号”已经是所在地域的财政支柱或重要来源。“老白干酒”已经成为衡水市的财政支柱。“刘伶醉”是徐水县的财政支柱,也是保定市重要的财政来源。
             大多数“老字号”对所在地域起到了就业蓄水池的功能,有效地提高了社会应对就业压力的作用。它们积极承担社会责任、给员工以职业安全、不轻易辞退员工是其共有的百年品质。如“泥坑”推广集体协商工资制,改制后没有一个员工离职,资方也没有辞退任何一个员工。“老字号”大多数处于劳动密集型向资本密集型过渡的时段,因此,可以根据市场的劳动力供给比较灵活地提供就业岗位,尽自己的社会责任。一些“老字号”已经成为城市的名片、馈赠佳品的首选、节假日餐桌的必备,乃至日常的必需品,它们已经融入了百姓的生活。对石家庄的市民而言礼品首先“金凤扒鸡”、“马家老鸡”,聚餐常去“中和轩”;到唐山旅游,“新新麻糖”是必选、“鸿宴饭庄”是必吃的菜肴,如此等等。
    二、我省“老字号”的发展现状与存在的问题
           “老字号”要活在时代里,来自企业家的创业精神是第一不竭的动能。持续激发创业精神,是“老字号”玉树常青的根本保证。“老字号”准备融入“中国制造2025”的行动计划,而工匠精神的挖掘、传承和弘扬则是重要的着力点,也是保证技术进步与时代合拍,进而推动全省、全社会形成敬仰工匠、形成唱诵工匠精神浓厚氛围的重要举措。“创业精神+工匠精神”的协同,才可以实现技术升级、管理升级和产品(或服务)升级。
  (一)“老字号”自身的问题与原因
            就作者们的长期调研以及全国10多个跨省市的比较,我们得出结论:在河北省,对于“老字号”的发展,我们没有自喜的充分理由。仅以白酒酿造业最优秀的“衡水老白干”为例,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23亿元人民币左右,而“汾酒”则实现了41多亿、“茅台”实现了326多亿,三家“老字号”的产品都是1915年巴拿马国际博览会的金奖、奖牌获得者,均是上市公司;同样,拥有国宝级窖池的“刘伶醉”同年实现销售收入近5亿,而“泸州老窖”则实现69亿。横向相比,由此可见差距。在众多“老字号”中,尤其是年龄偏大的管理者,尽管带着浓浓的情感依托和情感归依,但管理模式陈旧老套,甚至被动性漠视市场的变化,墨守陈规或无力领导企业进行顺应时代的变革。我省这样的企业,约占“老字号”的一半左右。创业精神的匮乏或管理创新、管理升级的不当,是导致企业日渐衰落或原地踏步的主要原因。
           在众多“老字号”中,对于核心“工匠”和群体并没有给予足够的应有重视,技术传承团队难以形成的现象比较普遍,创新也难以形成合力。即便是各级“非遗”传人,也仅仅局限在政府财政补贴所给与的待遇,企业方面尚缺乏应有的、严密的管理程序和组织保障体系,以及超越同侪的薪酬体系。对于工匠和工匠精神的价值认识不到位,是导致难以保持商品长久卓越地位的主要原因。这与市场竞争所要求的技术升级、产品升级相距甚远。
          企业家的天然禀赋是创业精神,技师、工程师等的立身之本是工匠精神,企业拟取得长足发展,傲立群雄,两者必须有效地结合。这已经被世界商业史所证明,也被经济学家、管理学家的研究所验证。然而,在我省“老字号”中更普遍性的是:拥有资本所有权或资本控制权的企业家一方表现得过于强势,而技师等工匠的作用严重地受其制约或消弱,工匠们甚至沦为侍女的境地。创业精神与工匠精神地位错置,难以协同。这些,与现代企业的科学运行机理存在明显的冲突,因而急需要外力去推动转变。
  (二)政府层面的问题与原因
         1.对省域内“老字号”重视不够,有待深入调查。在我省,至今究竟有多少“老字号”在经营,其经营状态如何,经济贡献总量多少、占比多少,发展潜力如何,等等,对这些问题相关部门没有底数。
         2.对“老字号”的经济社会功能认识不到位。相关部门对“老字号”的社会价值的认识不到位,忽视其文化承载,片面认为其存活、发展是经济行为,是企业自己的事情。在我国的台湾省,1949年前,据保守估计有上百家之多,但由于台湾地方政府信奉自由主义的市场竞争,袖手旁观,演变至今天,只剩下糕饼业知名企业“郭元益”一家和白酒酿造业“金门高粱酒”、“八八坑道”两家“老字号”,其他的已经在市场竞争中沦为路边的摊点,又回到了初创时的状态。这是反例。
        3.对省域内已知“老字号”的跟踪和后续服务,基本是空白。从我省来看,相关部门是被动性作为,而不是主动性出击;缺少统筹计划,因而一直没有在地方层面提供多种形式的帮扶、推动和刺激等。当然,这种状况对于“老字号”中创业精神、工匠精神的倡导和鼓励,其作用就微乎其微了
三、推动我省“老字号”企业升级的建议
         “老字号”是一个国家、一个省域、一个社区的名片,是传统产业的重要构成,也是当地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对于“老字号”做强、做大,全省各界应该有历史责任感。经过多轮改制,我省的“老字号”基本上不存在所有制等体制方面的障碍。今后一段时期,在政府所掌握的资源范围内,奋勇前进,运用“有形之手”积极实施有利、有力和有效的支持与干预,形成政策组合拳,可以实现有效作为。我们建议从以下几方面推进“老字号”的升级。
        (一)有组织地倡导“老字号”着力进行供给改革,以优质产品和服务引领消费升级。我国已经进入商品的结构性过剩时代。“老字号”所在的产业,大多处于买方市场。不是消费者没有购买力,是现有的供给难以满足现阶段真实的需求、升级的需求。这既是鼓励“老字号”升级的政策依据,也是市场的呼唤,国家和社会的呼唤。为此,建议省政府指定相关部门拟定系列议题,定期、免费组织“老字号”的企业家、管理者,围绕产品升级、服务升级进行培训、研讨和交流。
         (二)进行专项资金的结构性改革,设立“老字号”升级专项资金。省级设立财政专项资金,由省商务厅牵头实施,省工信厅、省科技厅等职能部门参与,改扶持为奖励,在专家参与和政协委员的民主监督、舆论监督下,制定严格的奖励程序,激发和激活创业精神,争取短期内见到明显的成效,并形成持久的力量。政策着力点是:重奖“老字号”企业的创新行为和创新项目;要考虑到现有的科学和技术水平与大多数“老字号”高度经验的生产方式的矛盾,最大限度地实现科学化、信息化;集中面向技术改造项目、管理体系创新项目,推动工业化和信息化快速融合,提升“两化”水平。这是鼓励“老字号”升级的正确道路。
        (三)进行专项资金的结构性改革,设立“工匠精神”弘扬专项资金。省级设立财政专项资金,由省人社厅牵头实施,省文化厅、省工信厅等职能部门参与,评选“燕赵工匠”、重奖“老字号”中的“工匠”,定期、免费组织工匠和技师的手艺展示和评比等,弘扬工匠精神,掀起全省向工匠学习的热潮,从舆论方面倡导创业精神和工匠精神的平行地位和协同联合。政策着力点是:企业中是否给予工匠们特殊、超越的地位?有没有完整的工匠职业发展体系?有没有工匠的传承和创新制度、师徒制度?既有的“非遗”传人和既有的传承制度是否落地?在生产中,“工匠”们是否有核心并且已经群体化、团队化?举凡世界性大国,无不以制造业为核心支撑,而对于工匠的呵护,对于工匠精神的传承与弘扬正是制造业立基之本,存续之本,强大之本。
         (四)从舆论层面,大强度运用卫视节目、善用微信等新媒体,引导消费者和社会公众。责令宣传部门,免费将我省“老字号”的经典产品与创新产品、工匠的独门绝技与技术进步等制作成专题片,宽覆盖、多频次在社会上、圈子内、圈子间向公众传播,在全省、全社会形成消费“老字号”产品的时尚洪流和学习“工匠”的风潮。
         (五)各级政府,在合法、合规的前期下,增加对“老字号”产品或服务的采购比重。鼓励公共采购优先采购省内或省外“老字号”的产品或服务,引导公众的消费。
        (六)指定部门,组团带领“老字号”搭乘“一带一路”的快车走出去,免费到境外和国外积极参展。在宣传中华商业文明、冀商文化的同时,引进国外的产品和服务,必要时进行易货贸易,借此助推“老字号”的供给升级和居民的消费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