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京津冀协同背景下提升河北省畜牧产业竞争力的几点建议(民盟河北省委提交省政协十一届五次全会集体提案)
2017-02-20 10:55:11  
京津冀协同背景下提升河北省畜牧产业竞争力的几点建议
民盟河北省委
        京津冀协同发展对生态、环境、资源提出了约束性诉求,根据《全国生猪生产发展规划(2016-2020)》京津作为约束发展区,考量经济发展快速投资集中、生态脆弱、环境承载能力有限等因素,必须重新规划畜牧产业布局,本着“就近屠宰、冷链配送”,节约成本,提高效益原则,打造河北省畜牧产业高地是关键,同时必须重新审视传统畜牧业重养、轻防、零治的状态,基于资源环境的稀缺性,不能再走“高投入、高产出、高污染”路子,必须转型共建集约化、专业化、智能化、组织化、社会化相结合的新型农业经营利益共同体,创新畜牧业生产组织、制度、市场、资金、科技、人才等要素的共生共荣,协调发展,进而使河北省成为畜牧大省、强省。
一、河北省打造京津冀畜牧产业集聚区优势
1.地域优势
        河北毗邻京津,客户群体固定,京津流动人口频繁,形成了巨大的潜在消费市场,而且形成了需求梯队,根据收入与消费关系,重叠需求理论,以需求定供给,进行供给侧结构改革,就近屠宰、冷链配送,不到1小时交通圈,不仅减少运输成本,还可以满足个性化需求,获取利润最大化。
2.科技优势
        京津冀协同发展对生态环境有较高的约束诉求,必然要转型升级,在传统基础上加大科技支撑力度,发挥科技生产力拉动经济增长作用。比如普及终端监控,规避外环境对牲畜的影响和传染。将来可以植入芯片,把猪、牛、羊等的各项指标标准化,一旦出现问题,立马报警,进入预警系统,减少疫病的发生,降低病死率。
3.政策优势
         新常态需要重新思考产业化发展历程,不要一窝蜂,降低速度,提高质量,以质量定需求,以需求定供给,以生态定布局,这需要政策支持,用好现有惠农措施,比如整合扶贫资金,打造品牌,争取更多补贴、低息融资、政策倾斜等,壮大河北省畜牧产业,形成养、加、销一体化,使河北省由畜牧大省快速进入畜牧强省。
二、京津冀协同背景下提升河北省畜牧产业竞争力的几点建议
1. 创新驱动,构建畜牧产业战略联盟
        生态、资源、环境的约束性诉求需要企业创新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降低成本,提高效益。从行业层面到民生层面,饲用资源紧缺、养殖环境污染和动物食品安全已成为中国畜牧业绿色发展的瓶颈。建议构建畜牧产业联盟,链接京津冀大型养殖企业、饲料生产企业和科研院所等加盟的华北生态循环养殖产业创新战略联盟,以技术创新和集成需求为纽带、降低养殖成本和改善养殖环境为宗旨,依托京津的科研优势和人才优势,借助生物饲料开发国家工程研究中心的第三方国家平台,通过发酵工程、养殖工程关键技术和配套技术的集成创新,构建标准化饲料配比,降低排泄物气味,精准饲喂,减少排泄物对土壤、大气的排放和污染,通过创新性协同信用交易平台,合理投融资,创新保险品种,设立风险基金,借力期货期权规避风险,融合金融资本的力量共同构建健康可持续的生态循环养殖产业,形成养殖设备、设施、技术、防疫、屠宰、治污标准化,完成产业化示范,推动现代化畜牧产业绿色高端发展。
2. 生态驱动,加大研发投资力度
       大力发展京津冀协同背景下的现代畜牧业,必须开启生态驱动加大科研投资力度,改变传统畜牧业产品初级、低附加值,发展方式粗放,环保压力大,不可持续性现状。秉承“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理念,利用生态驱动实现畜牧产业链的自动化集约化生产,包括生产机械化、过程管理信息化、排泄物处理无害化、资源化等模式。其生产机械化包括全自动挤乳机、机械剪毛、大型自动搅拌、铲料斗、运畜车等;喂料全部自动化、精准化,牧场温度、水分自动化、传感设备监测,通过物联网系统进行信息化管理。畜牧养殖实行3S物联网技术,遥感技术(RS)、地理信息系统(GIS)、全球定位系统(GPS),实行以大数据为指导的集约型生产。通过航拍及地面调查相结合,构建全国性实时精准动态监测和预报的草原牧场信息管理系统,监测包括牧草面积及生长情况、植被覆盖率、植被多样性、数量和状态、土壤侵蚀和牧草利用及被破坏程度、土壤温度、湿度、水、气象等。为农业和兽医专家通过传感技术和视频会议提供远程服务。
        绿色生态对新常态、传统利润提出了挑战,除了监测养殖过程,还要发明检测方法比如是否使用违规添加剂、兽药是否达标、产品农药、重金属残留等。拓展网络宣传渠道,种养加实行标准化操作:一是标准化圈舍设计,统一品种、统一饲料、统一兽药、统一渠道、统一防控、统一标识、统一保险、统一销售,解决养殖过程监控、风险可控、信息可追溯等问题,强调养殖户必须对畜禽粪便进行无害化处理,达标后才可获得足够补贴,严格执行奖惩标准,确保良好生态环境;二是政府要加大安全质量标准研发,澳大利亚有 80多个畜产品质量标准,如牛肉质量标准(MSA)、国家畜产品认证计划(NLIS)、牛羊特别质量保证计划(CC/FC)、畜产品生产质量保证计划、奶业质量保证、欧盟标准、供应链联合质量保证等。
3. 政策驱动,打造产加销互动平台
        为了实现2020年全面脱贫目标实施了精准扶贫政策,政府、高校派遣了大量的科技人员驻村帮扶,针对农户兼业化、村庄空心化、人口老龄化等现状,必须打造产加销互联平台,吸引外出务工人员就地就近打工,弥补农村劳动力缺失,加速推广高科技应用,科技才能转化为生产力。
        由于政策驱动,一些地方畜牧业发展很快,也有房地产、煤炭、钢铁等商业资本注入农业,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实现了数量上的增长,个别地方、个别品种甚至出现了结构性过剩,如猪肉的过山车价格波动极大地影响了养殖户的决策和利益,出现了买难和卖难两难局面。因此必须启动互联网+畜牧业+产业链平台,由第三方认证通过的企业可以准入该平台作为供给侧,需求方可以进入该平台进行采购,由于产品质量安全可靠,京津超市可直接对接。通过品牌的外溢效应,长期目标是进军国际市场。该平台可集成生产、加工、物流于一体,横向、纵向和空间多维度优化完善,发挥政府引领作用,加强食品安全监管。如空间上,实施分区养殖规模化生产,导入自动化信息化过程管理,从粗放式生产升级为集约型生产;从产业链纵向,加大畜牧产业链产供销一体化运营,注重畜牧食品的深加工、精细化发展,提高畜牧业的附加值;在养殖环节横向,大力发展合作社模式,调动养殖户积极性;同时,以市场为主导,构建“互联网+畜牧业”模式,破解小生产与大市场间的矛盾,实现农超、农消对接。该平台涉及面广、影响格局大,需要体系化设计,需要国家、地方政府、行业协会、养殖企业(养殖户)多级互动推动落实。
4. 要素驱动,打造畜牧产业集聚区
        河北省相对于京津具有很大的空间优势,尤其是沧州、衡水大面积的盐碱地不适合粮食作物生产,可以优化产业结构,生产牧草,就近建设猪场,像温氏、正大等生猪企业的落户正是运用了“产业布局理论”,合理配置资源,优化产业在空间布局,充分发挥李嘉图的比较优势论、杜能的农业区位论、韦伯的工业区位论等功能。科学利用当地土地资源、劳动力资源和政策资源,按照市场细分、适度规模原则实现地区生产专门化与多样化并存、区内企业之间以地方网络为基础的正式和非正式协作的产业体系联盟,可以充分利用市场、品牌的外部性,吸引运输、加工、制造、互联网等具有上下游关联企业共同落户集聚区,从而放大单位土地上的经济、生态和社会产出。
        建议政府相关部门从畜牧业生产组织的组织保障、制度保障、市场保障、资金保障、科技保障及人才保障等方面给予扶持,坚持全局性和长远性结合、分工协作、集中与分散相结合,促进京津冀畜牧业从传统分散养殖向粗放规模化养殖过渡,再升级为集约型精细化养殖。整合扶贫资金充分发挥企业家才能和农企引领作用,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促进畜牧与金融资本、信息产业(互联网+)、文化、创新等业态有机结合,实现信息流、资金流、物流协调发展,共建集约化、专业化、智能化、组织化、社会化相结合的新型农业经营体,共促美丽乡村建设,共促我国农业和畜牧业现代化进程。
5. 劣势驱动,调整优化产业结构
        京津冀地区是典型的资源型严重缺水地区。河北省多年平均水资源量为205亿立方米,人均水资源量仅为307立方米,远低于国际公认的人均500立方米的极度缺水标准。京津冀国土面积21.6万平方千米,总人口1.11亿,以不到全国2.3%的国土面积和1%的水资源承载了全国8%的人口和10%的经济量。因此必须以水定产,调整优化产业结构,可以尝试粮改饲,减少小麦、玉米的种植面积,增加饲草、棉花、薯类等节水、耐盐碱作物比重,调整优化河北产业结构,从经济、生态角度考量这一调整。我国畜牧业在农业中的比重占30%左右,程度较低;发达国家畜牧业占农业比重50%左右;食品加工业在加工制造业中的比重,我国40%左右,发达国家55%左右。
        河北省要走“适度规模+大品牌发展”的集约化战略,借力“一带一路”天赐商机和国际市场,集资金、信息、商贸、物流于一体,将规模化、集约化、智能化、专业化、市场化等相结合,大力推进规模化、工厂化饲养,用20%的食品加工企业,保障我国80%安全食品供应。借鉴日本畜牧业“小农场+大品牌”模式,在发展我国养殖集约化生产的同时,应加强对市场端的价值开发,按国家“供给侧改革”的指导思想,提升产品结构,发展深加工、精细化畜产品。从过去低附加值初加工,升级成为品牌畜产品,在满足我国大众普通消费的基础上,升级高端消费并出口创汇。
        借力京津冀协同发展大力发展河北省畜牧产业,统筹畜牧产业链各环节,搭建战略联盟、信息互动平台,从种植—养殖—屠宰—加工—治理—销售—贸易全产业链实现生态溢价,保障产品质量安全放心,加工环节达标绿色,排泄物资源化,增加产品附加值,真正提升河北省畜牧产业竞争力,推动河北省由畜牧大省向畜牧强省转型,打造河北省经济增长新引擎,弥补河北省经济增长极短板,共促京津冀协同发展。